wendyshad

A professional dabbler who pretends to be a generalist.

宇宙尽头的图书管理员

送给我的朋友,和所有梦想成为图书管理员的人们。

***

她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,或许是二百六十亿年,或许是三十秒。时间从来没有意义,正如桌上的那个沙漏:上一刻沙粒还在缓缓落下,下一刻又倏忽回升,纤细的沙流在内壁迴旋,闪烁着珠母般的光泽,逐层堆积,像酷日下食人的沙海,抹去旅者的每一丝足迹。有一刻沙粒就停在那儿,像时间任性地拒绝移动;她盯着它一秒,也可能是永恒。

她不知道这沙漏的来由,更不知道为何会有一张桌子,一张宽大平坦、结实可靠的木桌,光润的桌面古老亲切,又似初漆如新。桌上往往堆满了资料,纸质检索卡、硅基存储棒、一卷声音、一束图像、一丛突触、一段芳香。它们被分门别类,隐入库存。资料来来去去,桌面不变如故。

她喜欢桌前的工作,也喜欢身后的馆藏,在那无尽的瞬间里逐一经过双手,最终化为烟海里的细浪。有时她忆起一朵浪花,于是回溯到捕捉它的那一刻,细细回味。有时她想俯瞰整片海洋,于是前往万物的终焉之所,而一切信息和真理的总和便在脚下激荡。

当她潜入书库,她可以恣意遨游,抵达任一时任一地,体验每一秒每一景。她见过冲天的火光、触碰过薄脆的纸页灰飞烟灭的刹那;她听过指尖的轻拂,感受过信息流被截取碾碎的回响。她静静地观察,不出一言;她知道一切存在过的文字并不会消失,它们自诞生的那一刻便留存在了宇宙尽头的图书馆里,而直到时空都化为乌有,它们激起的波纹仍会在海中传扬。

常有借阅者来寻找,而他们在海洋中迷失。他们看不见海,或是看见太多,她便承当起领航的任务,引导他们深入某一股暗流,直至他们融进海水,成为海的一部分。有些人被浮光吸引,化作翩跹的沙鸥,追逐着变幻的波影,再未落地。她忠实地记录他们的行迹,这些记录沉下水面,也成了海本身。

她知晓许多答案和它们背后的故事,唯独不知道自己自何而来、因何而生。她能窥见时间的起始和终结,遍历所有的组合和可能,因果失去效应,概率消弭意义。她只是存在,并感到幸福。


评论(2)
热度(6)
©wendyshad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