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ndyshad

A professional dabbler who pretends to be a generalist.

DS9观感碎片--第四季

边看边做的记录,唠唠叨叨。

S4E01&02 The way of the warrior
--Sisko继蓄须之后又剃了头……哭。
--片头曲变了,节奏加快,背景里的鼓点,一股战时的风起云涌感。片头也有改进,不再是光秃秃的空间站,而是繁忙的站外维护、交通。虫洞的开合也合理了。Defiant俯冲的刹那!注意各角色军衔的变化:Sisko升上校(上一季最后一集),Dax升中校。以及Sid的名字改了:是出于什么考虑呢?
--留意到Garak的勺子有时会有一点儿蓝(想起PTDG的梗),可见这是正常现象,不过我……想起了狒狒的某些部位……
--时间上看这集发生在Generations之后(Enterprise-E还没造好),Worf暂赋闲,四处求职。
--是不是所有的tailor-spy都有面多功能的梳妆镜啊?
--"I must congratulate you, Captain, you're almost Cardasian in punctuality." Dukat亲口证实。所以到底是准时还是不准?
--Battle Station!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S4E03 The visitor
--So wise Jake grow! 言谈举止颇有Ben的影子!所以这是独立于现实的一个时间包?另一条时间线里Jake可能成为的样子?还是他笔下的一个故事?
--《时间旅行者的儿子》……
--这个亚空间就像Harry Potter“死”后进入的世界……
--所以,牺牲了一条时间线上的老Jake,创造了另一条线。虽然这就是拉扯原理(想起我很久以前写的一个童话),真的很扯,但是个好故事!非常精致、自洽、淡淡的忧伤。

S4E04 Hippocratic oath
--Kira的制服改进了。褶皱的袖子很好看,显得不那么死板了。
--"You wish Keiko was a man?" 哈哈我会记一辈子的。
--Worf终于被Odo折服。老警棍嘛。
--All the shades of grey.我总能理解O'Brien的作为,但我总更能同理Julian、选择他的角度。

S4E05 Indiscretion
--背着挎包的Dukat哈哈哈哈
--Dukat坚持不懈地justify the occupation.这也是他坚持不懈地与Kira调情的一部分。
--想想他在占领期间学了多少贝久文化?(会不会大多是用来泡妞的)
--为什么卡达西人的遗骸是鲜红的?来个医生给我解释下?还是我色盲?
--Kira动不动爱脱制服上衣,简直可以和紫龙相媲美(等等)。
--拔扎进屁股的刺这种囧梗……Dukat还做出这么销魂的表情,就像被人上了一样……

--结尾有一丁点调情初见成效的感觉(更可能是收获了同情)。
--Ziyal登场。坠机时13岁,现在19。

S4E06 Rejoined
--概率上说,夫妻双方都被join的情况应该不多见吧?不过也有可能是相识于相关场合。
--Torias死后,其遗孀独自生活了将近一世纪?其间Dax已经三易其主!我觉得这个寄生体有恁死寄主的爱好……(Jadzia不是也英年早逝)
--Julian当了个好闺蜜……


--我觉得至少在九十年代,观众对女同的接受能力相对较高……而且这个吻那么伤心。关于影视作品中的影射手法,有一个专有名词吗?譬如……taboo transfer?
--Jadzia体内Curzon的记忆如何塑造了她的人格——那个恣意的部分——这一代代的人格积累会不会达到极限?

S4E07 Starship down
--真的绝境。
--Quark找到了好伙伴(虽然对方装了半天纯)
--Morn有十七个兄弟姐妹……

S4E08 Little green man
--Nog临行前的表白。“你是我最喜欢在一起无所事事的人”哎唷甜死了啦。
--Odo果然是真爱,不请自来……"Odo, my hero!"哈哈哈哈
--怎么没提Morn是如何经营Quark's的呢!

S4E09 The sword of Kahless
--Sisko努力保持面部无毛(除了嘴四周)也不容易……
--怎么这么像魔戒的故事。

S4E10 Our man Bashir
--终于到这集了我头发都等白了(并没有)。
--电灯泡好有觉悟啊。
--"I think I joined the wrong intellegent service." Obsidian Order真的很穷么(笑)。
--(不是)Miles调戏Julian!难得一见!
--Miles不在时Rom就大展身手了!快雇佣他!
--“真理之路”出现的一集。
--Sisko真有当神经大boss的潜质啊!
--Garak这句话献给所有热爱spy fantasy的人: "A real secret agent has no ego." 来,致敬一下勒卡雷爷爷。
--当初我被透了一脸的时候,一直担心这集成了他们关系的转折点(负面意义的),结果完全是多余的。Garak was so impressed! 简直神魂颠倒了好吗!快去吃个早茶吧!


S4E11 Homefront
--The changeling has reached Earth.
--Nog脸皮够厚……雄心也够大……
--草木皆兵。假作真时真亦假。

S4E12 Paradise lost
--You can't protect the paradise by destroying it. 问题是,界限何在?

S4E13 Crossfire
--Emotionally compromised Odo. Quark以利益为幌子说了些真正的友谊的话。And got friendship in return. 

S4E14 Return to grace
--克-卡战争毁了一个行星的整个医疗系统。Julian:幸好我不要去卡达西。这话听着有点……(好吧我战后文看多了)
--Dukat的人生转捩点。
--野心当前,女儿都不要了?就这么送到老对头手里啦?裁缝不是故意气他才显出喜欢Ziyal的吧(无法接受吃嫩草,人家才19好不好)

S4E15 Sons of Mogh
--Dax开始认真勾引Worf了?
--这些克林贡人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揭示出一项奇怪的习俗,一个比一个二……

S4E16 Bar association
--Viking play! I feel silly too. “那些年,我们一起玩过的死蠢hologram”
--三色吧闹。
--Rom朗诵共产党宣言,我的天。这样的脊梁(等等)。

S4E17 Accession
--才发现贝久人鼓掌是右手手背拍左手手心?
--Sisko逊位于一个种姓时代的诗人。
--不能说卡达西的占领是好事,但侵略有时会成为剧烈社会制度变革的肇始。被侵略的原因之一若是落后的社会制度,那么反抗和解放最终会导致进步。
--贝久社会和宗教在人类看来很有意思(我觉得是编造得过于刻意了):有种姓,但(至少就目前所知)没有王权;有宗教,但没有诸多禁忌。
--这集一个劲儿地ship Chief & Julian...而且Keiko才是the greatest shipper...

S4E18 Rules of engagement
--在叙事方式上也是颇下了功夫的(之前之后我们还会多次看到)。
--Odo真是miracle detective.
--而Worf是注定要当舰长的。

S4E19 Hard time
--O'Brien's suffering...again...他就是用来展现普通人类的一切人性弱点的啊摔。

S4E20 The shattered mirror
--Pining!Jake on Nog.
--Smile你很开心嘛,没事就绑下Sisko玩(都懒得吐槽了)。
--镜像Nog没心没肺……Jake伤心又困惑……
--Mirror Garak项圈play!!!啊啊啊啊(捂脸)还像狗狗一样蹲着啊啊啊啊!镜像的Worf你威武雄壮!拒绝了裁缝的献身!笑翻……笑跌……(卒。)



--镜像Nog神奇的脑回路……为了父亲和大伯的死而报恩(扶额)。
--为什么镜像Worf和Garak输了还这么开心啊?简直漫画中二反派风。"Make it so" 再次卒。
--两次眼见妻/母死去的Sisko家的男人们,唉。

S4E21 The muse
--Jake好大的脑洞,作家坯子啊。--还有恋母情结啊。
--Lwaxana怎么总是遇人不淑……
--提及DS9的设计者。
--纸和笔——和The visitor呼应了。Jake的字好漂亮啊,真的是演员写的啊(心)。
--蹲踞在器械顶的Odo,你是猴子么……
--感觉Jake的脑汁都被吸干了……妖精啊!(又是一股西游记画风。)
--早逝的作者们,燃烧生命换取永恒的声名:卡图卢斯,济慈,muse herself indeed!这是献给他们的赞歌/哀歌。

S4E22 For the cause
--裁缝又耍人了,不就是要医生吃醋么。好当真呀,——一转头又勾引小姑娘去了。结果反倒被小姑娘勾引。
--Eddington语出惊人。联邦同化他人的方式——潜移默化——比起Borg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未免偏激,但也值得反思啊。
--Ziyal真是脚踏实地:live every day as the last. 很成熟嘛。认为她幼稚的人可以歇歇了。

S4E23 To the death
--患难见真(兄弟)情……Quark好担心Rom的有没有!
--这一场合作又在Jem'Hadar心中埋下了什么种子呢?

S4E24 The quickening
--广告黑客Quark不容易啊。
--24世纪了还有人无法理解安乐死吗?果然是在乐土呆得太久了啊。
--首次提及Kukalaka. 5岁时第一次“手术”。记得回头看是否前后相符。
--最后这段靶向药物匹配让人想起某同人(关于Garak中毒)。多么简单、visual的展示方法……(继续无力吐槽)
--Julian的每一次成长都伴随着无数炮灰。

S4E25 Body parts
--人之将死……Quark口口声声说自己只在乎Ferengi的看法,这跟Worf坚称自己的出身有什么区别呢。果然站上的人都是各自种族的异类。
--我琢磨Quark对Grand Nagus的病态迷恋到底该怎么理解……把自己卖了还帮着数钱,不,帮着敲交易锤。
--Kira开始帮Keiko带娃的一集。虽然不是镜像,Kira也是有百合潜质的咩。
--这坚持不懈的清算人和Quark也是虐恋啊。
--认真讨论如何杀死自己同时还挑三拣四的Quark。十分享受发挥自己的专业技能同时被客户烦死的Garak。
--捧着丑陋的酒杯、沐浴在家庭温暖中的Quark流下了感动的泪水。

S4E26 Broken link
--咦裁缝你怎么突然开始做媒了?还知道Odo's into Bajoran?所以难道全站都知道了Odo的单恋(除了当事人)吗?
--全身密度一致的Odo(萌)
--有些人轻松就能一箭双雕……不过裁缝你是更关心Odo呢还是更关心Tain的死活呢。
--此处透露Garak当初在罗慕兰上当花匠实则在执行暗杀任务。
--沉入Great link的Odo宛如沉船上的殉海者。想用Founder脑袋打水漂的Julian真是……感同身受的熊。
--裁缝想轰了Founder的星球并不代表他不在乎医生的生命;他会选择背离个人感情、带着负担活下去并以此为荣/乐(为啥我对各种奇怪的自虐心态如此理解)。
--全裸!Odo……我想起了小美人鱼……失去了变形能力/尾巴什么的……


评论
©wendyshad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