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ndyshad

A professional dabbler who pretends to be a generalist.

【翻译】奇幻植物野外指导——怨杨

Populus kvetchis (Salicaceae)



     怨杨的发现地仅限于怀俄明州提顿山脉附近一处闭塞的山区。它与其近缘种颤杨(Populus tremuloides)十分相似,后者为遍及北美的落叶树。虽然怨杨与其它杨树种一样树干白色光滑,但该物种的一个显著特征使其可被迅速辨识。颤杨高约40-70英尺,胸围一至二英尺;怨杨往往显得矮许多,而哪怕水分、阳光和矿物质充足,也会给人发育不良的印象。实际上这一现象具有欺骗性,因为怨杨与其它杨树种高度相当,只不过在应对环境压力时摆出了俯身屈就的姿态,造成其独树一帜的“不堪重负”状。

     怨杨的根系和叶系也有其独特之处。在颤杨生长的山脚,人们能观察到“飒飒秋风中,金色的杨树叶翻飞,在针叶树靛青的映衬下格外明丽”(见约翰逊《颤杨生物地理学》,1999);而对怨杨而言,风是不利的干扰甚至危害,会造成叶片枯萎、聚集和黑死。

     【生命周期】怨杨的近亲颤杨发展出了一套非同寻常的繁殖方式,常被野外生物学家们称作“神经质”(伯纳德·约翰逊《我所爱之树》,1985)。虽然它们每年春季都长出艳丽的花序、释放数十亿计带绒毛的种子,但极少种子能存活。而它们的主要繁殖方式是隐秘的营养生殖:从已有的根系上生长出地下吸根或匍匐枝。

     为植物学家们普遍认同的是,正如埃德蒙·罗利所说:“要是你没见过怨杨的交配情形[1],你就啥也没见过”(罗利《湿生植物分类纲要》324页,1867年第4版)。基于它们亲戚表现出的令人烦扰的繁殖行为,怨杨发展出了一套更为离奇的交配方式:它们是所有已知树种中唯一拥有交配季和交配啼鸣的。

     对初次观察者而言,该树的啼鸣听起来像一连串的低吼,时而穿插着爆发性的“哦喂”和“哦啊-喂”,有时是“呜呋-哒”甚至是“啵呋”,后者成了该树俗名的由来。有人发现这些爆发性的声音和暗冠蓝鸦的叫声相似。

     由于怨杨和其他杨树种一样是由交错相连的根系组成的集群统一体,它们常常大群丛生。近年来,每到交配季,都有大批游客乘大巴来到提顿山脉,体验成群的杨树躬身摇摆、齐声呻吟、抱怨连连的胜景。

     【生态】怨杨是已知的最不寻常的木本植物之一。生物学家们起初认为应当开辟一个新的门,甚至是新的界以便归类这一物种。这是因为怨杨是已知的唯一拥有独特叫声——或称求偶歌——的树种。这是协同进化的一大壮举:怨杨(现已广为人知)学会了发出类似某种鸟类(暗冠蓝鸦)求偶啼鸣的一系列音调,而该鸦则被这凄切鸣叫所感染,前来协助树传播种子。

     【附记】欲前往怨杨林旅游者请拨打(307)-555-1211联系提顿探险旅行社。在线可要求优惠套餐,我们推荐野牛排。

[1]原文为德语。

图解:

左上:颤杨叶片。右上:花序(白)。下:植株与根系。


评论
热度(1)
©wendyshad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