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ndyshad

A professional dabbler who pretends to be a generalist.

喀嚓后第二天:
已经习惯了束身衣,像包着姨妈巾的小狗一样并着后腿蹬蹬蹬满屋子溜达,为保持平衡,尾巴也可劲儿甩得像小狗。。。

自从卡卡来我家,丽萍为了争宠也是拼了,趴据的范围从大腿延展到了手臂,明明早对玩具厌倦了也要假装有兴趣,每晚一进卧室就见他戳在床头等着跳上来猫压身。全然不自知是个十六磅的大肉球,还以为自己是六年前的小鲜肉呢

对话录·之二

寒流来势汹汹,下午妖风阵阵,夜里大雨倾盆。靠着暖气看了会儿书就迷糊了过去,双猫环绕,岁月静好。

卡卡:嘿!嘿!

丽萍:别烦!

卡卡:嘿!嘿!

丽萍:干嘛你!

卡卡:你、头、好、大!

丽萍:别拍我!

卡卡:你脸好肥!

丽萍:别咬我!

卡卡:呀嘿!

丽萍:从我身上下去!

卡卡:你脖子,好,粗……

丽萍:我去!

卡卡:啊呜,啊呜……

丽萍:啊啊啊啊!

书从我手中滑落,双猫安静了一刻。

卡卡:我去厕所了。(少顷)喵呜!好爽!我飙!

丽萍:诶,你屁股没舔干净。

卡卡:我飙!

丽萍:我给你舔舔。

卡卡:你……在干嘛……

丽萍:舔舔更健康。

卡卡:你……是变态吗…...

对话录·之一

今天午睡时不小心听到我家两只猫的对话。我发誓不是故意偷听;大概他俩疏忽了没开人脑电波干涉仪,这能怪我吗?
对话如下:
Leap(以下简称丽萍):你为啥被关在房间里?
Cuchuflí(以下简称卡卡):你为啥被关在房间外?
丽萍:你有好吃的我吃不到!
卡卡:没有了,吃完了,现在只有不好吃的了。
丽萍:你出来我要玩你。
卡卡:玩蛋去吧你。
丽萍:我没蛋了。被割掉了。你有吗?
卡卡:我哪来的蛋?我是格格你是公公,懂吗?
丽萍:说猫话!
卡卡:我有两个球球,滚来滚去可好玩了!我还有两只鼠鼠,会咯吱咯吱叫!我还有一个 T 字隧道,可以藏猫猫!还有一个三层的台子,可以跳跳跳!还有……
丽萍:...

All the cats in Greece

算是游记的小前奏。
大约是我能拍到的所有拿得出手的猫了……

Thessaloniki,古罗马广场:


Vergina,菲利普二世墓:


Naousa的午餐:



Thessaloniki,考古博物馆:


Larissa:


雅典,帕特农神庙:


雅典,卫城北坡:


雅典,卫城南麓:


雅典,阿哥拉市集:



德尔斐:



雅典,宙斯神庙:


DS9观感碎片——第五季

原计划1月内补完这季,结果跨赤道搬了个家,一直拖到3月……看最后两集时前面都忘了……


S5E01 Apocalypse rising

--退休警察!Odo,拿着一杯啤酒……这也是一种体验。

--拿着Pokeball捉Gowron?


--Kira用不完全信息吓死了Dukat!简直是对种马的最大讽刺!(等等,Dukat会不会反而惺惺相惜)

--Sisko makes a very convincing Klingon! 这笑神了!医生没去是因为他……骨骼不适合吧XD。O'Brien变成Klingon后有一张傻脸。

--这个Lt. Vilix'pran真能生啊,他会不会...

DS9观感碎片--第四季

边看边做的记录,唠唠叨叨。

S4E01&02 The way of the warrior
--Sisko继蓄须之后又剃了头……哭。
--片头曲变了,节奏加快,背景里的鼓点,一股战时的风起云涌感。片头也有改进,不再是光秃秃的空间站,而是繁忙的站外维护、交通。虫洞的开合也合理了。Defiant俯冲的刹那!注意各角色军衔的变化:Sisko升上校(上一季最后一集),Dax升中校。以及Sid的名字改了:是出于什么考虑呢?
--留意到Garak的勺子有时会有一点儿蓝(想起PTDG的梗),可见这是正常现象,不过我……想起了狒狒的某些部位……
--时间上看这集发生在Generations之后(Enterprise...

DS9观感碎片--第三季

有点后悔前两季没写笔记,或许可以重看时补充。但我不是耐得下性子重看剧的人……这里记下的包括一些脑洞、一些胡思乱想,而非系统评论。有兴趣点进来的不要太失望噢。

S3E01&02 The Search
--Odo的夜壶……
--Founder fondue, or, the great link
--这脑内模拟的技术如此高超——尽管早被同人透了一脸,结尾的反转我也是直到裁缝“死”时我才反应过来。Founders早就把星联摸了个透啊,这心理战打起来怎么赢得了啊。

--然而founders其实挺可悲的。就算以自卫为由,任何控制他族的企图都不会落得好下场。这会儿你运筹帷幄,到头来还是被灭族了(好吧我被透了...

宇宙尽头的图书管理员

送给我的朋友,和所有梦想成为图书管理员的人们。

***

她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,或许是二百六十亿年,或许是三十秒。时间从来没有意义,正如桌上的那个沙漏:上一刻沙粒还在缓缓落下,下一刻又倏忽回升,纤细的沙流在内壁迴旋,闪烁着珠母般的光泽,逐层堆积,像酷日下食人的沙海,抹去旅者的每一丝足迹。有一刻沙粒就停在那儿,像时间任性地拒绝移动;她盯着它一秒,也可能是永恒。

她不知道这沙漏的来由,更不知道为何会有一张桌子,一张宽大平坦、结实可靠的木桌,光润的桌面古老亲切,又似初漆如新。桌上往往堆满了资料,纸质检索卡、硅基存储棒、一卷声音、一束图像、一丛突触、一段芳香。它们被分门别类,隐入库存。资料来来去去...

某位小伙伴可能感兴趣的巴拉巴拉

是的,我在正儿八经地补DS9。采用完全教科书式的方法:从头看起,一集不落。谢谢鱼籽的鼓舞——虽然鼓舞生效晚了一年……

补完第一季后的感受是——还是和TNG一样——首季总是一个编剧们探索的过程,这里试一下,那里试一下,然后看看收视率统计,再重点挖掘观众兴趣的主题。

我以为Garak的短暂现身也是这些尝试之一(然后大获成功),直到在Wiki上看到一个历史细节:

裁缝的演员Andrew J. Robinson接下该角色是为了付账单,本打算昙花一现,结果剧组爱死了他的角色塑造,于是就有了7年之恋(删掉。

以及:

Robinson起初意在塑造一个泛性恋角色,但是之后舍弃了这一人设。原因是,观众...

记一次难忘的捕猎经历

下午风和日丽。我去机油家拿东西,只见一条牛仔裤搭在熨衣板上,一只鱼戳在砧板上,两只手机插着电源,房子里空无一人。

我想:这两人是不是出门捕猎去了啊。

于是我也捉pokemon去了。

我就走了两分钟,到了隔壁街,一路逮了三只,其中两只在一块儿,于是我在原地站了很久(技术渣。

这时下雨了。

等我意识到这一点,屏幕已经盖满了雨点。我躲到一棵树下,想等雨小了回去。

雨大了。

我躲到了人家的车库屋檐下。

雨更大了。

我躲到了屋檐角落里。

刮起了大风。

我被从头到脚浇了个透。

我放弃了躲避,一等风停就飞奔回机油家,踩起无数水花,我又被从脚到头浇了个透。

机油站在门口,疑惑地问:你...

Cold and gentle

隆冬的鳕鱼岬满眼萧索。黄昏早早垂落,曲长的主街蜿蜒而去,敛着两翼紧闭的店铺。海的呼声绕过低矮的房屋、回荡在街巷间,应和着一两个行者的跫音。

Provincetown Inn展着双臂迎向凛冽的海风,雪色的墙像伫立千年的白垩崖壁。这是清教徒首次登陆之地。厅堂空旷,墙角摆着仿殖民早期风格的工具容器,锗色的墙上挂着活泼的画作,三个世纪前的渔港一片繁荣。空气里有微微的霉味和去年的鱼留下的气息。

早餐餐厅里只有四桌人,其中两张紧挨的圆桌四周坐满了过了中年的妇人。她们年龄不一、衣着各异,有的精神矍铄,有的举止迟缓。她们谈着友人和亲戚,谈着聚会和重逢,谈着书和杂志——我从未听过如此简约而优雅的闲谈,仿佛说的是...

【自然奇景】洋葱雨

谢谢提供关键词的不知名妹子。

***

     洋葱雨的多发季为仲秋至初冬,节气上大致相应于白露到立冬的两个月间,欧亚大陆与北美均有报道,于温带和亚热带沿海地区最为常见。降雨前有显著低压,云层厚、色铅灰带赭红,或有狂风。雨滴起初大而疏,带有淡淡洋葱味;须臾雨势渐大,雨中夹杂洋葱鳞茎碎片,品之淡甜。持续时间两小时至一日不等,时大时小,常有断续,间歇期被称作Rueful Period。雨后的一至两天为Recovering Period,大气中的浓重洋葱味渐渐散去。


     除了对洋葱过敏的人...

【通告】授权原因,《奇幻植物野外指导》翻译暂停

最近在要授权,这比我想象的困难得多。习惯了同人文作者们的不拘小节,正经作者们对版权的睚眦必较简直叫人心塞。业内险恶啊。平素常听Radio Litopia的Debriefer,谈论最多的话题无非版权争端、各种诉讼(两个top topics即:亚马逊和罗琳),听来吵吵闹闹蛮有趣,可一砸到自己脑袋上,玻璃心立马哗啦啦碎一地。

我想,作者们、译者们该要练就怎样的皮相,才能在面对气势汹汹的各方权利计较者时屹立不倒。而待他们的皮厚到如此程度,又要如何保持心灵的敏感纯粹,才能不玷污他们的笔和纸。

48篇短文,48篇授权,地老天荒。

我会回来的,不过开始认真考虑回到新浪博客上去了,这儿连斜体字都打不出,...

【翻译】奇幻植物野外指导——斯威夫特河弹跳猪笼草

Pseudosarraceniaverdeverminus(Sarraceniaceae)


     多年生,外形类似其表亲:Sarracenia属的猪笼草。叶片自单一的根茎部发出,向上生长形成狭长管状的“叶瓶”,可达1米高。叶片深绿色,生长于日照充足处的植物有时可见浅色斑纹。

     晚春开花,大而白,钟形,直径约5厘米。单花着生于花柄顶端,高于叶瓶,有麝香气味,淡甜。

     【生命周期】斯威夫特河弹跳猪笼草的生命周期别具一格,...

【翻译】奇幻植物野外指导——歌唱草

未分类


     歌唱草通常株高五尺。叶片较绿色更接近黄色,完全垂直生长,顶端尖锐。其严格的垂直度由叶柄内含的气囊造成,这些气囊一旦破裂即发出尖锐的啸叫声,该植物由此得名。

     “歌唱草”其名实为误导,因为该植物本身是蔓生藤本,其名字由来的叶片生于藤上,向上延展。藤蔓则苍白细瘦,通常掩盖于丛林芜杂之下。

     该植物自中轴向四下星状生长,叶片可能交错缠绕、难解难分,令人无法通行。...


【翻译】奇幻植物野外指导——尖叫咪咪

Datura clamo


     尖叫咪咪为坚韧粗糙的矮小草本,平均株高约为40-50厘米,茎蓝绿色,粗壮分叉,叶阔(长约10-15厘米,宽6-9厘米)。叶色深绿,叶缘齿状。夏季开花,小而白、喇叭形,花柄短,每三朵簇生于茎上。早秋结果,种荚蓝色,外形和大小与葡萄干相似。叶尖和茎上生有小蓝刺。该植物的最显著特征是栖生于茎基部的具嘴球茎:直径约5厘米,大致呈泪滴形,和茎刺一样为蓝绿色,布满蓝色尖刺。茎干围绕其分枝,通常三至四分。当植株受到扰动,球茎便开启丰满双唇高声尖叫,这一遇难信号可被听力范围内的植物接收并回应。单株植物制造的声音可达80...

【翻译】奇幻植物野外指导——怨杨

Populus kvetchis (Salicaceae)


     怨杨的发现地仅限于怀俄明州提顿山脉附近一处闭塞的山区。它与其近缘种颤杨(Populus tremuloides)十分相似,后者为遍及北美的落叶树。虽然怨杨与其它杨树种一样树干白色光滑,但该物种的一个显著特征使其可被迅速辨识。颤杨高约40-70英尺,胸围一至二英尺;怨杨往往显得矮许多,而哪怕水分、阳光和矿物质充足,也会给人发育不良的印象。实际上这一现象具有欺骗性,因为怨杨与其它杨树种高度相当,只不过在应对环境压力时摆出了俯身屈就的姿态,造成其独树一帜的“不堪重负”状。...

©wendyshad | Powered by LOFTER